全本小说网-斗破苍穹有声小说-读一读免费阅读-读者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异常生物调查局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日记2
听书 - 异常生物调查局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百九十四章 日记2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挖坟掘墓这放在以前是掉脑袋的事情,刨了夫家祖坟那得活活打死。可是,我爷不仅什么都没说,还由着我奶的性子,让她在祖坟上面盖了座房子,住了下来。

    这事儿,在村里闹得沸沸扬扬,我爸实在是抬不起头来,就带着我和我爷搬了家,可我爷说什么都不肯搬远,也就是搬到了邻村。

    这事儿,被人说了十多年。

    这十多年,我爸一直没去看过我奶。我爷却悄悄带着我回去过两次。

    我第一次去看我奶的时候,正好是我六岁生日那天,我爷背着我爸带着我跑出三里地,去看我奶。

    我奶长得很年轻,看上去比我爸大不了多少。我奶看见我高兴的不得了,一直抱着我不肯撒手。直到晚上才往我脖子上挂了个红布包,含着眼泪送我出了门。

    我爷也舍不得走,可我奶却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你们老陈家的事儿不该落在小子身上。我不跟你走,是替你们守香火,回吧!

    我爷什么都没说,拉起我就往回走,一路上抹了好几次眼泪。

    我晚上实在忍不住问了我爸一句我奶挺好的啊!你怎么不让我见她?

    我爸脸色当时就变了,大声问我爷你是不是又带着小子见那女人去了?

    “那是你妈!”我爷也火了,和我爸也大吵了一架,他们具体吵什么我没听清,就知道,我爸把我奶给我的那个红布包抢过去给扔了。

    我爷气得给了我爸一个耳刮子,打着手电在外面找了一宿,也没找到那个布包在哪儿。

    从那之后,我爷就一直白天晚上的跟着我,连学都不让我上。人家孩子都是七岁上学,可我爷却硬是把我看到了九岁,才同意去上学,但是上学的条件是我先跟他去见我奶。

    我本来听着自己能上学挺高兴,一听见我奶,我就打怵了。她住的那地方实在太吓人了,我不敢去啊!

    我爷却不管这些,硬是拽着我去了我奶家。这回我奶隔着门把我爷好一顿骂,我听大概的意思是孩子不懂事儿,你也不懂事儿么?怎么能把红布包给扔了?你们老陈家要是断了香火,别过来求我……

    我爷被骂的一声不敢出,我奶骂够了才长叹了一声“回去吧!你看他没看住,该来的总得来。等他十二岁的时候,你再来找我吧!”

    我爷盯着我奶家大门看了半天,才叹着气领着我走了。

    我爷这一路上都叨咕我看你,看得挺紧啊!你究竟遇上啥了?

    其实,有一件事儿,我一直没告诉我爷,就是我爸扔了那个红布包的那天晚上,我看见过一个人。

    那天晚上,我爷出去找红布包,我爸因为生气出去了。家里就剩下了我自己。

    我睡到半夜的时候,听见有人敲门,我以为是我爸回来了,就披上衣服下了地。

    可我刚走到门口就觉着不对,我爸往常回来都自己带钥匙,这回怎么还敲上门了。

    我顺着门缝往外一看,是我爷站在外面。我刚把门打开,外面就刮进来一股子凉风。我连着打了几个哆嗦才想起来我爷还在外面,等我再往外看,我爷不知道哪儿去了?

    我赶紧进门一看,我爷正坐在我家炕沿上,可他穿的那身衣服,我从来都没见过。脑袋上还带着一顶黑色礼帽。那帽子就跟电影里旧时候地主带的那黑沿儿帽子一模一样,前面拉下来能挡住半边脸。

    那人坐在炕沿上一句话都不说,我当时就觉得那是我爷,也没多想什么,贴着炕沿钻进了被窝。

    我刚裹上棉被想招呼我爷睡觉,就看见那人脸上像是长了一层白毛儿,刚才他的脸被帽子挡着,我还没看出来,这回他的脸从侧面让灯光一打,那层白毛就清清楚楚的冒了出来。

    我当时就打了激灵。

    那人肯定不是我爷。

    他脑袋上的,不就是老辈子去世戴的寿衣帽子?

    我想喊却怎么也出不了声,那人却在我眼前摘下帽子,把帽子翻过来递到了我眼前,说了句“给我!”

    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是要什么,吓得一个劲儿发抖,那人却又说了一句“给我,快点!”

    我的眼泪一下淌了出来——我听老辈人说过,半夜有死人过来讨东西的事儿。他找你要的,肯定是他生前,你欠过他的。你得赶紧把东西给他,才能把他送走。实在没有就给他些钱也行。

    我哪知道,我欠过那人什么啊!

    那时候,我身边连个钢镚都没有,我那什么给他?

    我当时也被吓懵了,抓起身边的作业本扔到了他帽子里。

    那人当时就是一愣,他马上就反应过来,把帽子往脑袋上一扣起来走了。

    那人刚从屋里出去,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我再醒过来。屋里还是我一个人,灯也亮着,房门关的严严实实,我作业本也在炕沿边上。

    我觉着自己是做了个梦,就没跟别人说过这事儿。

    我爷这么一问,我就更不敢说了。

    我爷带着我回家之后,就开始动手扎白布灯笼,扎好一个就往我手指头上扎一针,往灯笼里面滴一滴血,我问他扎这灯笼干什么?

    他让我别问,一会儿跟着他挂出去就行了。

    可是,我爷还没把灯笼全扎好,我爸就回来了,两个人又是大吵了一架,我爸把灯笼全都踹碎了,还问我爷,是不是我奶又闹什么幺蛾子?把我爷气得浑身直哆嗦,骂我爸狼心狗肺,娶了媳妇忘了娘。

    两个人吵了个昏天黑地,最后我爷还是没拧过我爸,再没去扎灯笼。打哪之后,我就总听见我爷唉声叹气,有时候小心翼翼的跟我爸说“你就让我扎个灯笼吧?就一回?”

    可我爸说什么都不同意。说多了,两个人就吵。

    那时候,我觉得我爷挺可怜,不就是想扎个灯笼?我爸为什么非得在这件事儿上跟他顶着来,我爷都那么大岁数了,还在偷偷抹眼泪。

    后来,我看我爷实在难过,就悄悄用白纸给他扎了个小灯笼。我本来以为我爷看见灯笼能高兴,谁知道,他看见灯笼之后脸色就变了。

    当时,我爷那脸色白得吓人,一个劲儿问我那纸是哪儿来的?

    我说是我以前的作业本。

    我爷就把我所有作业本都给翻了出来,那些本上只有一本没写名儿。我爷拎着那作业本问我本上的名字哪儿去了?你是不是把自己名儿给人了?

    我想了半天才把我以前“做梦”那事儿告诉了我爷,我爷一屁股坐在地上,愣了好半天才坐起来,抓着我问当时你作业本上有名没有?

    我想了好半天,也没想起来作业本上究竟写没写名?

    我爷却像是被抽空了力气,坐在地上怎么站不起来,一个劲儿的说“我早该想到……早该想到……”

    我不知道,我爷说他早该想到什么?那之后,我爷的身子骨就一天不如一天,到我快要过生日的时候就走了,那之前,他好像是预感到了什么事情,悄悄把我叫过去,告诉我他要是没了,就让我在十二岁生日那天去找我奶。要是你爸不领你去,你就自己去,千万记着要去。

    这话,我爷几乎每天都跟我说上一次,直到他说不出话来,还想着让我去找我奶。

    我爸应该也知道我爷的意思,他却跟我说,你想出门就等你爷百日之后再说。

    我爷百日之后,我生日早就过去了。我爸,这又是想跟我爷对着来。

    我嘴上不吱声,心里却多少有点怨气——我爸就不能听我爷一回么?可是这话却没法往出说。

    我爷停灵的那天,按说守夜的人越多越好,可我爸却把所有人都撵走了。就带着我自己守夜。

    那天晚上,我爸一句话都不说,就坐在我爷的棺材前面,一杯跟着一杯的往嘴里灌酒,屁股下面还坐着一把斧子。

    没有一会儿,我爸就喝得两眼通红,院子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他就伸手去摸斧子把儿。

    我在旁边看着也不敢吱声,没一会儿,我爸一下拎着斧子站了起来,指着门口喊道“你来干什么?”

    我吓了一跳,顺着我爸手指的方向往门口一看,我家门口来了一个挑着白灯笼的老太太。

    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那是我奶。

    我奶个子不高,一头白发梳得整整齐齐,耳朵边上别着一朵白花,穿着一身干净的白布衣服,挑着灯笼站在门口,一句话都不说。

    我爸却不依不饶的喊道“你还来干什么?你把我们家祸害的还不够?”

    我奶终于说话了“我要不是为了小子,绝不会踏进你们老陈家半步。让小子跟我走。”

    “不行!我们老陈家就算死绝了,也用不着你来装好人。”我爸说话的动静都变了“你走!赶紧走!”

    我奶看了我爸半天“我走,到时候,你们老陈家死的一个不剩,也别来找我。”

    我奶真走了,我爸却捂着脸蹲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我一边给我爸擦眼泪,一边哭着问他“是怎么了?”

    yihangshengwudiaohaju

    。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